粉周叶的钗素粉

萌钗素也萌周叶。喜欢素素也喜欢小钗,喜欢老叶也喜欢小周。

【周叶】缱绻(一发完)

 #整体白话找不到武侠感……文字表达能力不强,有感觉的梗却是不能很好的表达出来,不知所言,遗憾。
#这个真的ooc

       又是一年深秋,轮回教所在地轮回山上绵延枫林如火如荼。碧天高阔,倒映在湖水中竟有几分看不出幻真。山清水秀,风光无限好。        
     微风抚过湖面,荡起一圈圈的涟漪。随之而来的是缕缕琴音。琴音悠悠,古雅缠绵,挑动人心。一叶扁舟轻泛湖上,船头放着一把展开的看起来有点奇怪的伞,一个身穿黑色劲装一看就是武林中人打扮的人仰躺船头,双手枕在头下,长发散落在他英俊的两颊,他悠然晃着二郎腿,带着温柔眷恋的眼眸注视着小舟另一头盘腿而坐的人。   
     那人一身锦袍白衣如雪,白玉冠把如墨长发整齐的束了身后,但因为低头,便也有几缕落在了身前。他盘腿而坐,腿上是一把古朴的琴,此刻他修长如玉的手指挑动琴弦,绵绵琴声便由此而来。   
    “唔,小周,这弹错了吧?” 伞下人噙着笑意道。因为他的话,弹琴之人双手按住琴弦,琴音消失在微风中。他抬起头,看向伞下人,歪头带着不解的神色。这是一张怎样的容颜?丰神俊朗,俊美绝伦,一双凤眸精致如画清澈灵动却又仿佛深不见底,淡色的唇因为疑惑抿起一道优美的弧度。他对着伞下人眨了眨眼,讨要答案。
    伞下人,名动江湖的前武林盟主,现任兴欣门的副门主叶修,伸出一只更像是冰雕玉刻的手,捂住自己心口,“小周啊,你可真妖孽啊……能不能别这样看本大侠?真以为本大侠不懂音律啊,那分明是凤求凰啊!”  叶修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遇到这个所谓的魔教教主周泽楷, 他这个跟头栽的一点都不冤。事实上,初识时他一直认为周泽楷是哪家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翩翩佳公子,但实际上他可一点都不像表面上看起来这么无害,不然也不会招惹后就再也甩不掉了。叶修这么想着嘴角也是带着笑意。 
    “啊……”     周泽楷听到叶修夸他妖孽的话,不由笑了起来,又似带着羞涩的神色。只是听到后面的就睁大了眼,带着疑惑,“没错呀!” 凤求凰,弹给叶修听的。   叶修看着周泽楷又一副和本人真不搭却又不违和的羞涩神色,暗暗抚额,这幅容貌太具有欺骗性,不然他纵横江湖这么多年,怎么能栽的这么惨!
   “咳咳,那什么,你说没错就没错吧!”叶修撑着船面坐了起来,与周泽楷夜夜缠绵销魂入骨的画面挥之不去,一曲凤求凰,真是这人能有的表达倾慕的方式了。周泽楷看向叶修的眼神,温柔缠绵,深深的眷恋让叶修心悸。
    “不逗你了!这次来,是和你告别的。此去北上,便不知何年月才能归来。”叶修没了笑意,低沉道,用手摩擦着周泽楷的精致的脸颊,在额头留下一吻。周泽楷放琴到一边,把叶修拉到了怀里,他微微皱眉道:“叶修,一起。”叶修毫无防备被他拉入怀中,顺势抱着他,摸了摸他的长发,喉咙里发出压抑不住的低沉笑意,在周泽楷耳边轻声笑道:“边界不安,是我这个皇室中人的责任。虽说国有难,匹夫有责。危险重重,我怎么舍得小周你受苦。”听到叶修的话,周泽楷神色不变,只是微笑道:“叶修,你又忘了。我很强。”他周泽楷同样是名动天下的魔教教主,短刀碎霜长剑荒火同样让敌人不寒而栗,比起他武林第一人叶修并无不及。“哈哈,该是说,江南烟雨中初邂逅,小周你柔弱的样子让我记忆深刻啊!”叶修想起初识,不由失笑。
     周泽楷吻了吻叶修的长发,眉眼弯弯,笑道:“不柔弱。不然,压不倒你……”江湖中人皆知魔教教主周泽楷不言不语,叶修是之后明白他其实是不知该如何和人相处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叶修明白这点时还很是惊讶的。只是有时候,特别是某些时候,周泽楷真不像是不知该说什么的样子。“呵,小周,你可知你在说什么?”叶修松开抱着周泽楷的手,抱胸挑眉看着周泽楷,周泽楷微微一愣,乖巧一笑俊美无双,带着天真又羞涩的神色看着叶修。
   …………又来这招,犯规。
   “你呀!就这样吧!你要是来,通知我一下,我先走了,他们都还在等着呢!”叶修站起来无奈的摇了摇头,拿起伞足下轻点,凌波微步于湖面上,渐行渐远。周泽楷起身看着叶修远去,默默微笑,眼眸幽深,叶修是所有人的保护神,那是他的责任。可他是叶修的守护神,因为叶修是他的恋人。他又怎能让叶修独自一人去承受,更何况此去危险重重,叶修不过先行离开,而他准备好之后便可追上他。叶修总是很聪明,这次,又是哪里来告别的,分明是让他做准备了。
   分开时各自为王,一起时便天下无双。有他们一起,千军万马所向披靡不在话下,又有何畏惧。比起生死别离,他们的感情应当是并肩而行。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