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周叶的钗素粉

萌钗素也萌周叶。喜欢素素也喜欢小钗,喜欢老叶也喜欢小周。

【钗素】温情

     #写到钗素就刹不住车,ooc,bug什么的,……忽视一下下

     二重林地势隐蔽,远离江湖喧嚣,一片青青竹林之间是隐居的好地方。

     叶小钗离开了琉璃仙境回到这里,每日就坐在屋外,闭上双眼听着竹林风声,脑海里浮现的却是种种往事,绕是心如止水的剑圣。情绪也难免会有波澜起伏,形成一种莫名的感受让叶小钗难以释怀。

     是无限的担忧与无能无力。

      入夜,竹林静谧,月光如水,唯夜风拂过竹叶的声音同刀剑起舞的破空声谱成一曲夜歌。月上中天时,叶小钗收了最后一招一式,已是满脸的汗水体力消耗巨大,他收了刀剑,走到旁边的竹荫下坐下来,拿起旁边放的酒,饮了一大口,望着月光在地上投影的竹影所有所思。

      忽然,叶小钗开始警惕起来,竹林深处传来不同寻常的声音,叶小钗知道,那里有人。花非花已经睡觉,秦假仙不可能这个时候回来,那么,还有谁会来二重林?

      叶小钗默默戒备等人出现,隐隐闻到莲花的香味心中一动,缓慢的起身在看到来人的瞬间,立刻冲上前去接住了来人摇摇欲坠的身体。凌乱的白色长发,莲冠几乎要掉下来,一身紫白长袍尽被鲜血染透,苍白的脸色显示出来人受伤的严重性。这是素还真,清香白莲素还真。

       “啊……”叶小钗发出焦急短促的声音,似乎失去神智晕倒的素还真勉强睁开了双眼…朦胧中透出一股惊喜,“叶,叶小钗……”素还真喃喃道。叶小钗闻言不动如山,只是赶紧查看了一下素还真的伤势,起手点了素还真几处大穴止血,然后双手打抱起素还真极速向自己的住所飞奔。素还真迷离间无力的靠在在叶小钗怀里虚弱轻笑道:“叶,小钗…怎么会是你……素某不是要回,琉璃仙境…”叶小钗不回答,轻轻的把素还真放到自己的床上,立刻迅速但又轻柔的撕开了素还真的衣服…露出素还真受伤的伤口,大片大片雪色肌肤上鲜血淋漓的模样太过凄惨,小钗眼中尽被鲜血所惊,顿时心痛不已。即使已经看惯了素还真受伤,叶小钗还是每次都心疼的厉害。

         “吾并无大碍……只是伤口吓人……”素还真脸色苍白,故做轻松的虚弱笑道。叶小钗并不理他,而是转身去厨房打了热水回来,打开柜子拿出了那一瓶瓶带着莲花纹路的药瓶和一套新的内衣。用毛巾为素还真轻轻擦拭完身上的血痕,然后又小心翼翼把那些疗伤圣药涂在伤口上,为素还真穿上衣服,盖上被子。

        其间素还真半昏迷半清醒,乖巧的任叶小钗为所欲为,这样的素还真难得难见,江湖中人又如何不对别人有警惕之心。可素还真和叶小钗之间从来不同,素还真甚至会不直觉在叶小钗面前放下心防,而叶小钗对素还真也是无条件的信任,即使素还真让他去死也心甘情愿毫无怨言。

        “叶小钗……”血已经止住,身上也清爽了,素还真感觉舒服了很多,只是看着叶小钗不愿睡去。“啊…”叶小钗坐在床边伸手遮盖住了素还真的眼睛,“好吧……”素还真无奈回答着,拒绝不了叶小钗的强势的,终于安心昏睡过去。叶小钗紧紧握着素还真的手,注视他的睡颜良久。

        素还真再次醒来时,已是第二天黄昏,残阳看起来温暖极了。

       素还真看着和琉璃仙境不一样的房顶,一时没反应过来,却深刻感受到身下的床不是自己的,身上盖着的被子也不是自己的,却异常舒适温暖,满满的味道都在告诉他这床的主人是谁。素还真恍然如梦,一时不知该做各种表情,怎么,会在这里……

      “啊…”叶小钗快步走进来,还端着一盆清水。“叶小钗”素还真的声音依旧虚弱,他挣扎着想坐起来,叶小钗放下清水扶他靠坐在床上,然后又用湿毛巾为素还真仔细的擦脸擦手,素还真看着他做这一切,心中莫名难受,带着点他绝对不会注意叶小钗也不会注意到的委屈。“叶小钗…你是不是还在怪吾让你离开琉璃仙境……”叶小钗为素还真擦拭,摇了摇头,沉默无声。

       “再见你平安甚好,吾亦深感欣慰。就算你怪吾,吾还是做了正确的决定。”素还真笑笑,叶小钗闻言直视素还真神秘瑰丽的杏眸,在叶小钗的直视下,素还真不由躲避,叶小钗的眼神太纯粹,而素还真也一眼看懂了他想要表达的意思。

        “江湖这条无尽路,总是恨仇不尽。非是素某能力不堪,只是江湖险恶,纵有一时牺牲自己也是不可避免。叶小钗,你又不是不知,何苦对素某兴师问罪?”叶小钗闻言皱眉更深,素还真之言语总是令人难以反驳,明明是眼前人强词夺理,已经是伤痕累累,却还在担心他人。“叶小钗你为吾担心,吾深感在心。只是吾能做的不多,而你能做的也只有如此,不要怪吾。”

       叶小钗为素还真默默擦完脸和双手,然后向素还真投去一个眼神,素还真笑的失去力气,也不在舌灿莲花,任叶小钗又为他涂上伤药。装药的瓶子太明显,这药明明出自他之手,为了叶小钗的安全,素还真也是用了大力气的,这伤药效果甚好,素还真没想到叶小钗会用到自己的身上,仔细想想,又在情理之中。

       “啊……”叶小钗还是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啊,素还真秒懂,笑道:“叶小钗去吧!还怕吾跑了不成。”叶小钗点点头,出了房间去了厨房,叶小钗他可还真是怕素还真就这样跑了,得到素还真的保证,便不再担心。

      待叶小钗走出后,素还真悠悠叹了一口气,伤重的昏迷,他那是也是想回琉璃仙境的,只是不知道怎么昏昏沉沉的竟走到了二重林,到底是舍不得叶小钗,还是愧对与叶小钗对自己的诚心?可江湖这条无尽路危难重重,就是他自己都数次命在垂危,他又怎能忍心看到叶小钗受此连累?更别提亲眼看过叶小钗为他重伤的样子,那感觉令他痛苦和难以承受,见惯了生生死死的素还真畏惧这种感觉。纵使叶小钗有怨,素还真也对自己的行为无愧于心。劝了无数次,劝不动叶小钗这固执的像木头一样的剑圣。但为了自己,叶小钗却能默默隐居了二重林。素还真也只能用出这样的方法,叶小钗看的透彻,却不想违背素还真的意思。

     这厢叶小钗出了卧室就去了厨房,夕阳渲染了天际,二重林淡雅宁静远离尘嚣,暖色照人心。叶小钗是不会欣赏的,他匆匆来到厨房,花非花正向碗里盛着熬了一天的补品,厨房里还弥漫着一股浓重的中药味。“啊……”叶小钗不由得开口,花非花点点头,明白祖父的意思,“药已经好了,素贤人无事否。”花非花说着准备去盛刚熬好的中药叶小钗忙制止了她,指了指她手中的补品,然后点点头,意思他来,花非花点点头道:“也好。”然后把补品放到精致的托盘里,叶小钗从火上端起药香正浓的药罐,仔细过滤了药渣,余下一碗药汁,待稍微凉一些,便端着向卧室走去,花非花亦跟在叶小钗身后,端着补品。

      叶小钗还未有进门,素还真就闻到了浓郁的药香,顿时一个头两个大,天知道受伤成家常便饭的素贤人是这么怕吃药的。而且,还就只有屈世途好友和叶小钗知晓,以往看着素还真吃药可都是叶小钗的任务,屈世途看的明白,素还真对叶小钗的纵容是深不可测。

      “素贤人安然无恙就让人安心了。”花非花放下手中补品在桌子上,行了一礼,淡雅温柔。素还真面带欣赏,不愧是叶小钗的孙女。“叫人牵挂了,素某无恙。”素还真笑着点点头,花非花便行了一礼退出去了。

      沉默了许久,素还真到底忍不住了,“叶小钗,吾恢复得很好,这药,不必了吧!”叶小钗摇摇头,认真的看着素还真。看着叶小钗的眼睛,素还真就知道了他的意思。他说不行,一定要喝。

      “这……”素还真还想挣扎一下,叶小钗端着药送到了他嘴边。素还真无言,只好接过,叶小钗要喂他,素还真淡淡笑了,“叶小钗,端碗的力气吾还是有的,要是你这样的喂法,吾宁愿一口喝完。”叶小钗犹豫了一下然后想到自己没有味觉,素还真不是,只要一口一口的喝完也是折磨。于是仔细的把药搅凉一点,趁热递给了素还真,已经挣扎无望的素还真痛快的接过,一饮而尽。

    待素还真喝完药,叶小钗又端上补品。素还真默默无言,内心一阵温暖,叶小钗这是和好友屈世途学的。“啊……”叶小钗竟然还认真的解释了一下,素还真扶额:“无妨,好友那手艺没有多少人能比得上。更何况捣刀狂剑痴叶小钗的手艺也是极好的。”然后叶小钗点点头,认真看着素还真,素还真暗叹一口气,全部吃下。

     然后是无声的对峙,最终输得人依旧是叶小钗。

     素还真内心如同被火煎熬,可他还是慢慢起了身,叶小钗亦不在拦他。看着叶小钗失望的样子,素还真只当不知,掩饰道:“经过你这两天的照料,吾已经无大碍了。只是魔界来势汹汹,已经容不得吾再多休息,恐怕众人都已经在寻吾了,吾是时候回去了。”素还真说完,淡然离去,叶小钗深深注视着他的背影,目光坚定,素还真顿了顿脚步,叶小钗还是他所知的于是心下一松,放心离去。毫无牵挂的人,才能毫不被影响的做出最正确的判断,叶小钗从来不让他素还真为难,叶小钗真是天底下最温柔的人了。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