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周叶的钗素粉

萌钗素也萌周叶。喜欢素素也喜欢小钗,喜欢老叶也喜欢小周。


【江湖传说之莲叶传奇】

第二章  黑白纵横棋星罗  不知此生谁入局

叶小钗闻言不动声色,瞬间抽出身后刀剑,清澈见底的眼眸认真的凝视着素还真无畏无惧。素还真却是心中一笑,看到叶小钗认真的眼眸里仿佛只有自己,心中莫名一动,竟是对叶小钗的好感直线上升。然后似无奈一笑:“素某妄加猜测,阁下想必就是欧阳王府的刀狂剑痴叶小钗叶公子吧。”叶小钗心中一震,面前谪仙一样的人物认的自己,那他一定知道自己是来杀他的,既然如此何必多言。

叶小钗扬手如电,杀向对面之人,刀光剑影在月色下化为冰冷银霜。“耶,公子稍安勿躁。”素还真抱琴而起,素手拂过琴弦,音波激射而出竟将叶小钗的剑气抵消。挡下几招后素还真优雅退回原位,然后又淡笑道:“公子深夜造访,想必定是为了素某性命而来。”闻言叶小钗更加紧握手中刀剑,心下凛然,饱提真气,更是急攻而出,素还真不得不再次起身,一把折扇在手中将叶小钗的招式一一淡定化解。

素还真略感无奈,这个叶小钗怎么这么固执,不先听他之言呢?拿出绘着莲花莲叶的折扇扬手一招气劲强出,暂时分开战局。素还真挥扇淡然自若,叶小钗却是表情更加深重,心中早已经忘记对面的是一个天下第一的美人,而是一个武功内力深不可测的敌人。面对敌人还有如此风骨,淡然接找谈笑风生潇洒自如,这谪仙一样的谪仙一样的手段和气魄着实让叶小钗敬佩。但更惊讶的人是素还真,久闻刀狂剑痴叶小钗之名,却因为此人也过于神秘无缘得见。如传闻一样的年轻,如传闻一样的厉害。素还真,对叶小钗感兴趣了。

叶小钗紧紧盯着素还真,素还真却是被他的目光看得蓦然一顿,然后笑意再也掩饰不住的直达眼底,一把折扇轻掩朱唇,语气仍是淡然有礼,“公子为取素某命来,素某必然不会无动于衷,你我二人恐怕难分胜负,不如公子就与素某对弈一局如何?若是素某输了但凭公子处置。如何?”

叶小钗点点头大步入座,丝毫没有考虑自己棋艺比不比得过。一股清淡的莲花香扑鼻而来,莲香清新淡雅,分不清是旁边莲池的莲香还是面前的人身上散发出来的莲香。总之让叶小钗不由自主的放松下来了,认真盯着素还真,却丝毫防备之意。这让素还真愉悦的很,对叶小钗这样认真的表情和行为笑弯了眸,然后挥手间,石桌上便出现了棋盘和黑白玉棋。正对素还真为何笑的这么开心表示不能理解的叶小钗顿时把注意力移到了棋盘上,又让素还真不仅摇头轻笑。

时间流逝的了无痕迹,满月悄悄西下,棋盘上早已是棋布星罗。屈世途站在一旁,为对弈的二人时不时续添茶水。屈世途很无奈啊!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才让两个准备厮杀的人安稳的下了一夜棋?屈世途表示很迷惑。当第一缕曙光射落在棋盘上时,素还真也按下最后一枚决胜的棋子,宣告了棋局的终结。“素某赢了!”晨光中素还真望向叶小钗得意一笑,那俏皮灵动的表情在叶小钗的心中留下了震撼和惊艳的印象。

叶小钗微微弯腰点头,从怀里掏出一个雕刻精致的红木盒打开,然后递给素还真,两人相视,素还真看着叶小钗清澈的眼眸,没有迟疑的接下。叶小钗又点点头,随后气随意转,飞出石亭奔掠如虹。

这局棋叶小钗输的心服口服,杀不了素还真只有按照主人交代的杀不了素还真就把红木盒给素还真。不过,叶小钗有些迷惑,对今夜的失败他竟松了一口气,心底也有种莫名的喜悦之情。想起素还真出尘遗世的风姿,优雅淡定的从容,还有那温婉莫测的双眸,竟深深印在心里,叶小钗不由得更加眉头紧锁,这个人实在太好了,好的魅惑人心,这样的人很危险。叶小钗在心中告诉自己,以后能不见他就不见他,他不想再接到杀那谪仙一样的人的命令,这任务不比面对千军万好多少。

不自觉回头,素还真仍旧坐在石凳上目送自己离开,晨曦中他银发飞扬泛着丝丝银光撩动人心,目光相接的那一刹那,素还真眨了眨眼,叶小钗连忙扭头不敢再看,却听到身后好听的低声慢吟合着风中琴音传来,叶小钗听不懂其意。

“无意无所,追逐不得,是为恩歌。有心有瑟,且行在侧,知性难舍。”

素还真面带笑意看人离去,虽一夜未睡,却神采奕奕。然后抬手随意拂着琴面,若有所思。满池莲花依偎着莲叶在晨风中舞动,似喜悦至极。

“素还真呐!你又在玩什么花样啊?明明能轻松赢那个叶小钗,又何苦拖到现在?还有,叶小钗给你的那是什么东西?”屈先生头疼道,“耶,素某这么做自然有用意,叶小钗。。。吾喜欢。”素还真语出惊人,屈先生吓了一跳,“你说什么?”,“哈!好个欧阳上智!好个先兵后礼!”素还真从红木盒里拿出一朵雪白的花朵,那花似冰雕玉琢,似真似假,把完一下就递给了屈世途。

“这这这,这是百年难得一见的解毒圣品解语兰啊!欧阳上智这么大方是什么意思?不过这倒是个宝贝,不仅能让摸过的人七日都带着兰香,更是解毒圣药。哈!这香味倒是比不上你的莲香,只是做几粒解毒丸也好!但是素还真啊,你相信欧阳上智这个奸佞之徒会这么好心送你东西?”屈世途把解玉兰收了起来,也忘了追究刚刚素还真说了啥,“呵!好个欧阳上智,好个欧阳上智!”,看完红木盒中的书信之后,素还真怒极反笑,屈先生忙去看素还真刚刚又从红木盒里拿出的信信,然后怒道:“他怎么能做的出来?为了逼你出山,置这么多生命于不顾!”

素还真随手碎了书信,恢复了一贯的优雅从容,“既然如此想见素某,甚至不惜任何代价,素某岂能让人失望!”“唉唉唉!!!!三日之后的寿宴,你真的要出席?”屈世途惊讶问道,虽然欧阳上智用上百百姓性命来威胁素还真,但是如果是素还真的话,相信不想出面还是能化解的。又一想,彻底做个了断也行,免得欧阳上智老是派人夜探琉璃仙境,老人家可不想半夜起来泡茶!

“那老人家先去准备早饭了!”屈世途摸着胡子向厨房走去,暗暗沉思。素还真眼界之高,他清楚的很。昨夜,是对叶小钗很欣赏吧?武林世家枭雄大侠哪个不为素还真的风采为之倾倒,素还真却置之不理甚
至厌恶,如今竟对叶小钗颇多欣赏,屈先生的内心是复杂的。这要为叶小钗拉多少仇恨啊!还有,素还真欣赏谁不好偏要欣赏欧阳上智那个老狐狸的属下,孽缘啊孽缘啊........等等,素还真破天荒的同意赴宴,这是为了叶小钗?“哈...哈...哈...”屈世途干笑几声,被自己突然冒出的想法惊出一头汗,然后快速把这荒谬的念头丢到了一边。素还真虽然重情重义,但除了一心为天下武林百姓的安慰稳定担忧,还真没见他把所有心思单独放在一个人身上。屈世途摇摇头,打断自己的胡思乱想,考虑着早餐该做什么才能让那个挑食的清香白莲没的挑剔......

评论

热度(15)